《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全文及赏析_唐珏

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Infiniti清幽。出尘标格,和月最和气。堪爱芳怀平淡,纵告别,未肯衔愁。浸沉水,多情化作,杯底暗香流。凝眸,犹记得,水客镜里,绿鬓梢头。胜冰雪聪明,知己何人求?馥郁诗心长系,听古韵,一曲相酬。歌声远,余香绕枕,吹梦下九江。——唐代·柳永《满庭芳·秋元美由》

●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

  毕生简要介绍

满庭芳·茉莉花

宋代:柳永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东魏门到户说小说家,婉约派代表职员。彝族,崇安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赵恒朝贡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命“奉旨填词柳三变”,以平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绘城市景色和歌妓生活,尤专长抒写羁旅行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刻画,情景融合,语言通俗,音律谐婉,在当下流传非常遍布,人称“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选之一,对歌词的提升有首要影响,代表作 《雨霖铃》《八声甘州》。

柳永

月洗高梧,露漙幽草,宝姑娘楼外秋深。土花沿翠,萤火坠墙阴。静听寒声断续,微韵转、凄咽悲沉。争求侣,殷勤劝织,促破晓机心。儿时,曾记得,呼灯灌穴,敛步随音。任满身花影,犹自追寻。携向华阳新怀梆斗,亭台小、笼巧妆金。今休说,从渠床的下面,凉夜伴孤吟。——宋代·张鎡《满庭芳·促织儿》

满庭芳·促织儿

自别西风憔悴甚,冻云流水平桥。并无黄叶伴飘飘。乱鸦三四点,愁坐话无憀。云压西村茅舍重,怕她榾柮同烧。好留蛮样到春宵。三眠明岁事,重斗小楼腰。——隋代·陈维崧《临江仙·寒柳》

临江仙·寒柳

淡妆人更楚楚使人迷恋,晚奁净洗铅华腻。泠泠月色,萧萧风姿,娇红敛避。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什么人轻坠。别有抬高级中学一年级叶,泛清寒、素波千里。珠房泪湿,明珰恨远,旧游梦中。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西楚·唐玨《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

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

宋代:唐玨

淡妆人更体面,晚奁净洗铅华腻。泠泠月色,萧萧风姿,娇红敛避。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何人轻坠。别有抬高一叶,泛清寒、素波千里。珠房泪湿,明珰恨远,旧游梦中。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3咏物,写莲,赞赏,抒情

唐珏

  唐珏(1247-?)字玉潜,号菊山,会稽(今湖南宝鸡)人。少孤贫力学,聚徒教师。宋亡,杨琏真伽尽发在金华之宋帝陵寝。珏出家资,招里中少年潜收遗骸,葬真趣亭山,移宋紫禁城灰冬青植其上。谢翱为作《广东冬青引》颂其事。《宋史翼》、《新元史》有传。今存词四首,《全宋词》据《乐府补题》辑录。

淡妆人更楚楚摄人心魄,晚奁净洗铅华腻。

  ●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

泠泠月色,萧萧风度,娇红敛避。

  唐珏

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

  淡妆人更楚楚动人,晚奁净洗铅华腻。

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什么人轻坠。

  泠泠月色,萧萧风姿,娇红敛避。

别有抬高级中学一年级叶,泛清寒、素波千里。

  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

珠房泪湿,明珰恨远,旧游梦中。

  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什么人轻坠。

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

  别有抬高级中学一年级叶,泛清寒、素波千里。

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

  珠房泪湿,明珰恨远,旧游梦中。

唐珏词作者观赏

  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

www.4473.com,白莲,即指石榴红的水芙蓉。据《群芳谱》载,金君子花的水彩中红白三种居多。全篇围绕“白莲”。用笔,而无一字“白莲”,把白莲作为一个淡妆青娥描绘,但白莲的形肖毕现。是咏莲词中的一篇佳作。淡妆人更体面,晚奁净洗铅华赋。从表面形象上写白莲本色。紧扣“白”字,花中有人,风韵犹存。“泠泠月色,萧萧风姿,娇红敛避”,对首二句的勾勒而尤为加以渲染、映衬。“泠泠”“萧萧”描绘了白莲的“淡妆”的还要也写出白莲的精神状态。向以革命娇媚与洗净铅华腻粉的白莲比较,却要“敛避”,以此说白莲之美,则显明。至此为白莲所绘之彩之形,已形神俱得。

  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

“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另开一层,借旧事来追述白莲受宠的旧事。“太液池”,指北周大明宫室的太液池,曾内植白莲。《天宝遗事》有关于唐明皇与杨水旦共赏太液池中白莲的记叙。香山居士《长恨歌》曾有“太液中国莲未央柳”的诗篇。那些缺憾已成历史陈迹,“不堪重记”,同期也为这一档期的顺序作个绾结。“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哪个人轻坠。”三句,反承“不堪”句意而来,又开一个档案的次序转写眼下白莲的碰着。“翠舆”喻指莲花茎:“玉簪”,花名,与白莲同不时常间盛放,花大如拳,色洁白如玉,蕊长似玉簪,故名。翠舆难驻,玉簪轻坠,是指时序更动,指白莲凋零,狼藉池塘,众芳荒芜。“冰魂犹在”指精神未泯。“冰魂”指白莲品质高洁,僧栖白吊刘得仁诗有“冰魂雪魄”云云,可知《唐摭言》。

  唐珏词作者观赏

“别有抬高级中学一年级叶,泣清寒、素波千里。”以清冷景观为背景,写白莲凋落之后的情况。首先写“凌空一叶”立于千里清寒素波之上,笔意较为奇特。写莲房垂露,在梦之中缅想着它那过去的纷华。“珠”即莲子。“珠房”即莲蓬:“明珰”本为妇女的玉制耳饰,这里盖取“明珰”以代采莲女。写“泪湿”、“恨远”,渲染纷华失去之后的惨重。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转写首秋月夜之下,残荷虽残,而“仙意”尚留。以“羽扇”句写秋,以“琼楼”句写月。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总括白莲凋残,即使冰魂犹在,无可奈何香消衣脱,冷露凌逼,语调悲凉非常。

  白莲,即指紫蓝的水芸。据《群芳谱》载,六月春的水彩中红白二种居多。全篇围绕“白莲”。用笔,而无一字“白莲”,把白莲作为贰个淡妆女郎描绘,但白莲的形肖毕现。是咏莲词中的一篇佳作。淡妆人更体面,晚奁净洗铅华赋。从表面形象上写白莲本色。紧扣“白”字,花中有人,半老徐娘。“泠泠月色,萧萧风度,娇红敛避”,对首二句的抒写而越是加以渲染、映衬。“泠泠”“萧萧”描绘了白莲的“淡妆”的还要也写出白莲的精神状态。向以革命娇媚与洗净铅华腻粉的白莲相比,却要“敛避”,以此说白莲之美,则鲜明。至此为白莲所绘之彩之形,已形神俱得。

那首词写在宋亡之后,最初收于《乐府补题》。经后人考证,《乐府补题》中的全体词作者都以暗中提示发陵事。元灭宋后,其江南佛塔管辖杨琏真伽率徒众尽发嘉兴宋帝后帝王陵,攫财盗宝,弃骨草莽间,人莫敢收。唐珏与林景熙等冒被杀危险收葬于爱晚亭,移宋常朝殿灰冬青一株植焉,作为标记。北宋遗民王沂孙、周详、张炎、唐珏等,赋词唱和,以寄悲情。那几个语汇为《乐府补题》。时汉代新立,故词中皆不敢明言,独有指事抒情而已。这首词含有悲凉情感,寄慨亡国之悲,仍旧总之的。那是一首“长调词”。但构局开合多变,擒纵自如。起笔至“娇红敛避”。以散骈结合的笔法,描绘白莲形象;随之三句顿然另辟天地。“冰魂”三句,转笔收揽,而于下片换头再一次转笔,作进一步推阐。用笔,波折往复,卷舒之间,一无沾滞,展现了长调“构局贵变”的性子。从咏物的角度看,把“白莲”写得形神俱备。写白莲却无二字;寄慨亡国,却也幽极静极。是为一首意境深入的咏白莲词,可与张炎同题词伤官了。

澳门新萄京4473,  “太液池空,霓裳舞倦,不堪重记。”另开一层,借传说来追述白莲受宠的旧闻。“太液池”,指孙吴大明宫内的太液池,曾内植白莲。《天宝遗事》有关于唐明皇与西施共赏太液池中白莲的记载。白乐天《长恨歌》曾有“太液水华未央柳”的诗篇。这几个缺憾已成历史陈迹,“不堪重记”,同一时候也为这一档期的顺序作个绾结。“叹冰魂犹在,翠舆难驻,玉簪为哪个人轻坠。”三句,反承“不堪”句意而来,又开叁个档次转写近期白莲的面前碰到。“翠舆”喻指莲茎:“玉簪”,花名,与白莲同期开放,花大如拳,色洁白如玉,蕊长似玉簪,故名。翠舆难驻,玉簪轻坠,是指时序改换,指白莲凋零,狼藉池塘,众芳萧疏。“冰魂犹在”指精神未泯。“冰魂”指白莲品质高洁,僧栖白吊刘得仁诗有“冰魂雪魄”云云,可知《唐摭言》。

  “别有抬高级中学一年级叶,泣清寒、素波千里。”以无声景观为背景,写白莲凋落之后的状态。首先写“凌空一叶”立于千里清寒素波之上,笔意较为奇特。写莲房垂露,在梦之中思量着它那过去的纷华。“珠”即莲子。“珠房”即莲蓬:“明珰”本为妇女的玉制耳饰,这里盖取“明珰”以代采莲女。写“泪湿”、“恨远”,渲染纷华失去之后的魔难。羽扇生秋,琼楼不夜,尚遗仙意。转写孟秋月夜之下,残荷虽残,而“仙意”尚留。以“羽扇”句写秋,以“琼楼”句写月。奈香云易散,绡衣半脱,露凉如水。总结白莲凋残,尽管冰魂犹在,万般无奈香消衣脱,冷露凌逼,语调悲凉非常。

  那首词写在宋亡之后,最初收于《乐府补题》。经后人考证,《乐府补题》中的全体词作者都以暗示发陵事。元灭宋后,其江南佛塔总理杨琏真伽率徒众尽发台州宋帝后皇陵,攫财盗宝,弃骨草莽间,人莫敢收。唐珏与林景熙等冒被杀危险收葬于真趣亭,移宋常朝殿广东冬青一株植焉,作为标记。西楚遗民王沂孙、周全、张炎、唐珏等,赋词唱和,以寄悲情。这个语汇为《乐府补题》。时古时候新立,故词中皆不敢明言,独有指事抒情而已。那首词含有悲凉心思,寄慨亡国之悲,如故明显的。这是一首“长调词”。但构局开合多变,擒纵自如。起笔至“娇红敛避”。以散骈结合的笔法,描绘白莲形象;随之三句溘然另辟天地。“冰魂”三句,转笔收揽,而于下片换头再度转笔,作进一步推阐。用笔,波折往复,卷舒之间,一无沾滞,呈现了长调“构局贵变”的性状。从咏物的角度看,把“白莲”写得形神俱备。写白莲却无二字;寄慨亡国,却也幽极静极。是为一首意境深切的咏白莲词,可与张炎同题词正财了。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水龙吟·浮翠山房拟赋白莲》全文及赏析_唐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