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蓬莱 寄朝元公原文[王处一古诗]

说修行,蒙见许。端的回心,恋甚妻儿女。好汉不教人数赋。苦海奔波,觅个前程路。脱尘寰,出幽府。七祖先亡,救拔升云步。既没轮回真渐悟。行满功成,决应三清举。——金朝·王处一《行香子 赠蓬莱李一翁》

白莲池,金液沼。龙戏明珠,紫雾常围绕。虎撞群羊山下闹。惊起白牛,九曲江边跳。赤鸾飞,朱凤啸。海底婴儿,抱定龟蛇笑。长就黄芽通节要。阴里生阳,几个人知道。——金朝·王处一《行香子·白莲池》

朝元子,偏共道相亲。宿契良因今日现,未来妙果再铺陈。日日转清新。通造化,空外走蟾轮。认正本来清净主,瑶台阆苑四时春。方称个中——金朝·王处一《望蓬莱 寄朝元公》

行香子 赠蓬莱李一翁

金朝:王处一

(1142—1217)金宁海东牟人,道士,字玉阳,号全阳子,一说号华阳子。从王重阳学道,修真于昆崳山烟霞洞。人称“跌脚仙人”。章宗承安中,曾被召见。元世祖时赠玉阳体元广度真人。

王处一

烂漫黄金蕊,轻盈白玉枝。重阳留得下元时。醮谢星官,特地献真师。牒秦三天主,声闻九地司。存亡福庆已潜资。大道洪恩。兼付出家儿。——宋代·丘处机《悟南柯》

悟南柯

太白诗成对酒,仲宣赋就登楼。思乡怀古两悠悠。黄尘路,风雨鬓惊秋。三岛云随鹤驭,五湖月载归舟。青山西塞水东流。功名好,欢伯笑人——元代·刘秉忠《江月晃重山》

江月晃重山

山河萦带九州横。深谷几为陵。千年万年兴废,花月洛阳城。图富贵,论功名。我无能。一壶春酒,数首新诗,实诉衷情。——元代·刘秉忠《诉衷情·山河萦带九州横》

诉衷情·山河萦带九州横

元代:刘秉忠

山河萦带九州横。深谷几为陵。千年万年兴废,花月洛阳城。图富贵,论功名。我无能。一壶春酒,数首新诗,实诉衷情。1

行香子·白莲池

金朝:王处一

(1142—1217)金宁海东牟人,道士,字玉阳,号全阳子,一说号华阳子。从王重阳学道,修真于昆崳山烟霞洞。人称“跌脚仙人”。章宗承安中,曾被召见。元世祖时赠玉阳体元广度真人。

王处一

颠倒一阳初起。万化混元同体。光灿射瑶宫。满堂红。*正圆明开启。上下贯穿无底。天地悉空皆空。太玄中。——元代·侯善渊《一叶舟》

一叶舟

诉衷情,为大地众生泪洒。晓夜忧煎贪活路,尽都被、妻男相挂。使万种机关图富贵,全不怕、犁耨高架。劝愚迷早悟,后世因缘,直言直写。幽雅。买玄妙不用钱价。只用他心灯常不昧,要万法灵通总压。待行满丹成归去日,把四假凡躯脱下。向桃源仙会,玉殿金楼,长春不夜。——金朝·长筌子《二郎神·诉衷情》

二郎神·诉衷情

登高雅会时当九。黄花乍坼东篱后。烟淡波寒谁信受。风敲红叶霜林——金朝·长筌子《大官乐 秋》

大官乐 秋

金朝:长筌子

登高雅会时当九。黄花乍坼东篱后。烟淡波寒谁信受。风敲红叶霜林1

望蓬莱 寄朝元公

金朝:王处一

(1142—1217)金宁海东牟人,道士,字玉阳,号全阳子,一说号华阳子。从王重阳学道,修真于昆崳山烟霞洞。人称“跌脚仙人”。章宗承安中,曾被召见。元世祖时赠玉阳体元广度真人。

王处一

一点灵明,万情牵绪,岂曾时暂宁闲。轮回催逼,贩骨若丘山。由是迷心未悟,夸聪辩、驰聘伶奸。还同似,飞蛾投火,蝼蚁竞循环。今番。亲得遇,群仙降世,阐化人寰。示全真大教,直指玄关。常处常清常静,休持论、返老童颜。从兹后,除疑断妄,名姓列仙班。——金朝·王丹桂《满庭芳·一点灵明》

满庭芳·一点灵明

年来懒看,古今文字纸千张。酒中悟得天常。闲杀*前好月,不肯照西厢。任昏昏一醉,石枕艟藤床。名途利场。物与我,两相望。目断霜天鸿*,沙漠牛羊。一庭秋草,教粉蝶黄峰自任忙。花老也、尚有余香。——元代·刘秉忠《望月婆罗门引》

望月婆罗门引

大道无形。强立其名。判五气融摄生成。贯通六合,总括群灵。本无情,亦无臭,又无声。人悟勤行。造化无生。要灰心、杳杳冥冥。不空不有,妙体纵横。这真常,腾今古,独惺惺。——金朝·刘志渊《行香子 李会首问道》

行香子 李会首问道

金朝:刘志渊

大道无形。强立其名。判五气融摄生成。贯通六合,总括群灵。本无情,亦无臭,又无声。人悟勤行。造化无生。要灰心、杳杳冥冥。不空不有,妙体纵横。这真常,腾今古,独惺惺。1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望蓬莱 寄朝元公原文[王处一古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