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方伯夏初见过就饮石几留诗次韵原文[曹嘉古

钱塘堤水绕苏家,残雪霏霏点客茶。最是少年寻乐处,小桥深巷柳丝斜。——元代·梁士楚《柳枝词》

舅家石几何玲珑,瑶色金姿花树丛。拂玩自成今日会,扣歌真见古人风。苍烟野径双樽里,碧簟凉云小阁东。独喜馆甥重有处,百年吟卧此心同。——魏晋·曹嘉《双溪方伯夏初见过就饮石几留诗次韵》

两岸风花散逝波,共怜孤梦绕江沱。灯前对酒虚鸣剑,海畔传书尚枕戈。百计术穷詹尹卜,千愁心折鄂君歌。浓烟处处迷芳草,不见王孙奈尔何。——元代·梁士楚《江潭晚泊》

柳枝词

元代:梁士楚

广东番禺人,字思立。嘉靖三十一年举于乡。入仕,授诏安县令。屡破倭寇,迁贵州参议。居官谨慎,御下有恩。有《木湾集》、《沿海要害图说》。

梁士楚

丹旐遥驰睢水滨,都门恸哭起行尘。乾坤尚想凌云赋,烽火空伤报国身。季子剑留悲异日,中郎书在与何人。南湖烟水秋应惨,不过西州亦怆神。——明代·梁有誉《张掖门送座主朱公旅榇还归德》

张掖门送座主朱公旅榇还归德

烟波深处暂停桡,直上高楼挂酒瓢。万里天风吹远碧,一江秋雨助寒潮。狂搜断碣怀千古,醉向空山问六朝。回首乡关云树隔,惊闻黄叶下萧萧。——明代·梁存让《江行秋兴二首 其二》

江行秋兴二首 其二

日日长途任晓昏,楚中曾否识王孙。千重岭树生寒雨,三五人家又一村。马影瘦移怜独后,客心秋入与谁言。牧童尚说行边草,义帝馀坏若有魂。——明代·梁以壮《自宜章入郴州》

自宜章入郴州

明代:梁以壮

日日长途任晓昏,楚中曾否识王孙。千重岭树生寒雨,三五人家又一村。

马影瘦移怜独后,客心秋入与谁言。牧童尚说行边草,义帝馀坏若有魂。

1

双溪方伯夏初见过就饮石几留诗次韵

魏晋:曹嘉

曹嘉,曹魏宗室,楚王曹彪之子,入晋后封为高邑公。曹嘉之父楚王曹彪与王凌谋反案有关,被赐死。妃及诸子皆免为庶人,徙平原。

曹嘉

澳门新萄京4473,深巷卖花将客唤。候逼清明,记取韶光半。玉勒城南芳草岸,少年情味天难管。斜倚一枝娇盼远。沽酒他家,细雨空零乱。泪湿粉涡红尚浅,有人楼上和春倦。——明代·曹溶《蝶恋花 其一 杏花》

蝶恋花 其一 杏花

斜掩红窗,影迷前日桃花路。送春三度,只有人如故。瘦减腰围,每被征衫诉。归心误,雨声深处,江上扁舟暮。——明代·曹溶《点绛唇 寄兴》

点绛唇 寄兴

日日长途任晓昏,楚中曾否识王孙。千重岭树生寒雨,三五人家又一村。马影瘦移怜独后,客心秋入与谁言。牧童尚说行边草,义帝馀坏若有魂。——明代·梁以壮《自宜章入郴州》

www.4473.com,自宜章入郴州

明代:梁以壮

日日长途任晓昏,楚中曾否识王孙。千重岭树生寒雨,三五人家又一村。

马影瘦移怜独后,客心秋入与谁言。牧童尚说行边草,义帝馀坏若有魂。

1

江潭晚泊

元代:梁士楚

广东番禺人,字思立。嘉靖三十一年举于乡。入仕,授诏安县令。屡破倭寇,迁贵州参议。居官谨慎,御下有恩。有《木湾集》、《沿海要害图说》。

梁士楚

通家父执六人中,静者先推五伯翁。今日果然冰雪质,满园兰玉动秋风。——明代·梁元柱《中秋寿邓日吾二首 其一》

中秋寿邓日吾二首 其一

每因至日渡鹅潭,黑叶迷人思不堪。满海云霞朝散后,一天星宿昼归南。高垂迥阁眠当取,低压游船坐可探。寄语风流年少子,莫将馀半任桃甘。——明代·梁以壮《荔支 其三》

荔支 其三

宫商初不解,敢谓无知音。欲得林中趣,泠泠弦上心。——明代·梁兰《题冷载阳小景四首 其三》

题冷载阳小景四首 其三

明代:梁兰

宫商初不解,敢谓无知音。欲得林中趣,泠泠弦上心。

1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双溪方伯夏初见过就饮石几留诗次韵原文[曹嘉古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