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一原文[张仲深古诗

我行湖之陲,浮游散腰脚。残阳度西林,啼鸟满东郭。褰衣受微风,此计良不恶。嗟彼灸手徒,于焉孰为乐。长谣蹋归径,流萤满丛薄。——元代·张仲深《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一》

三伏苦炎热,林塘自萧幽。长松荫平湖,六月如清秋。水花静窈窕,烟鸟时唱酬。携朋荐桃笙,戒僮汲新流。盥罢吟我诗,此乐复奚求。安得陶元亮,于兹共盘游。——元代·张仲深《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四》

行行足力遒,少憩湖上松。坐拂松下石,永啸生清风。嗒然满幽听,万籁真笙镛。欲觅不可得,白月当青空。挥手谢时俗,去卧东山东。但恐屐齿折,政兹怀谢公。——元代·张仲深《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三》

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一

元代:张仲深

字子渊,庆元路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元惠宗至元中前后在世。生平事迹不详。著有子渊诗集六卷,《四库总目》多与遒贤、杨维桢、张雨、危素、袁华、周焕文、韩性、乌本良斯道兄弟倡和之作。古诗冲澹,颇具陶韦风格。

张仲深

方塘过雨新流急,高柳玄蝉为谁泣。故家池馆藕生花,万柄参差水中立。亭亭尽作妖冶容,妆明不假铅华浓。碧云低拥浣纱女,花房乱捣红守宫。水晶宫殿开南北,万顷琉璃湛秋色。仙人太乙忽相逢,囧囧方曈照空碧。自言家住青溪滨,年年种花惊水神。华开茜素千万朵,采之寄赠相思人。殷勤为道相思苦,眼底风尘暗淮楚。苦心自抱清白姿,素质不随泥垢污。撷芳采绿当制衣,为逃浊世非眩奇。他年玉食许同贡,只在苕溪与霅溪。咏罢仙人驾莲叶,手把洞箫吹不彻。回头池馆起西风,十里烟云华似雪。——元代·张仲深《次沈元晋莲花韵》

次沈元晋莲花韵

世路正如棘,吾生犹系匏。诗人歌蟋蟀,军士叹蟏蛸。无地营家食,何心解客嘲。山林徒在眼,难觅一枝巢。——元代·张翥《蜕庵岁晏百忧薰心排遣以诗乃作五首 其三》

蜕庵岁晏百忧薰心排遣以诗乃作五首 其三

我爱苕溪溪上居,琅玕千个绕吾庐。早知竹叶仙舟梦,合误榴皮醉墨书。屋底煖云蒸汗简,月中清露滴方诸。邻家已订浮家约,乞我长竿学钓鱼。——元代·张雨《水竹居为湖州沈自诚赋》

水竹居为湖州沈自诚赋

元代:张雨

我爱苕溪溪上居,琅玕千个绕吾庐。早知竹叶仙舟梦,合误榴皮醉墨书。

屋底煖云蒸汗简,月中清露滴方诸。邻家已订浮家约,乞我长竿学钓鱼。

1

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四

元代:张仲深

字子渊,庆元路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元惠宗至元中前后在世。生平事迹不详。著有子渊诗集六卷,《四库总目》多与遒贤、杨维桢、张雨、危素、袁华、周焕文、韩性、乌本良斯道兄弟倡和之作。古诗冲澹,颇具陶韦风格。

张仲深

橙黄橘绿,占一年好景,人间真乐。玉麈金鳌相对峙,如我视今犹昨。珍重留侯,招邀黄石,俱赴蟠桃约。一卮仙酒,得陪三老斟酌。总道独绾银章,重披宫锦,有自家天爵。八帙明年身更健,胸次遥天恢廓。春小花繁,溪清月皎,都付延年药。洞霄仙侣,更添一个仙鹤。——元代·张雨《百字令》

百字令

鬨市楼居小似车,读书声怕恼邻家。自怜不及双鸥鸟,占断溪南十亩沙。——元代·张端《答秦仲感秋》

答秦仲感秋

苍梧眇天末,闻有绿毛仙。却过华阳路,人间九百年。——元代·张雨《罗姑洞》

罗姑洞

元代:张雨

苍梧眇天末,闻有绿毛仙。却过华阳路,人间九百年。

1

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三

元代:张仲深

字子渊,庆元路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元惠宗至元中前后在世。生平事迹不详。著有子渊诗集六卷,《四库总目》多与遒贤、杨维桢、张雨、危素、袁华、周焕文、韩性、乌本良斯道兄弟倡和之作。古诗冲澹,颇具陶韦风格。

张仲深

薪桂苏兰者,能来立坐隅。徒闻玉楮刻,遂信石枰图。妙迹传仙李,高名重大苏。向来林下意,不敢易樵夫。——元代·张雨《开元真人见贻刘商观弈图石刻毫发布缕皆尽精妙盖李龙眠临唐画本茅君彦模勒为玉局仙翁所藏云》

开元真人见贻刘商观弈图石刻毫发布缕皆尽精妙盖李龙眠临唐画本茅君彦模勒为玉局仙翁所藏云

自从学舍厄戈矛,畴昔文盟一霎休。不见新诗来饭颗,似闻哀诔满瓜丘。未寒梦绕梅边驿,才暮心悬雪里舟。愿入东都名节党,如今尚有几人不。——元代·张智甫《山中忆故友》

山中忆故友

玉砂卷海白模糊,千树梅花埽地无。彷佛水仙祠下路,金枝翠带不胜扶。——元代·张雨《马远小景二首 其二》

马远小景二首 其二

元代:张雨

玉砂卷海白模糊,千树梅花埽地无。彷佛水仙祠下路,金枝翠带不胜扶。

1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避暑湖上与吕元膺分韵四首 其一原文[张仲深古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