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雷家书: 傅雷一家各时期照片

  一九三一年秋,傅雷从巴黎回国,抵沪之日,适逢“九一八”事变,故国已无完土。

提到巴尔扎克,大多人对这个大文豪如雷贯耳,但是这些作品是怎样被引入翻译成中文的,为什么文字和思想的精髓可以融入到汉字中?这些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个人就是傅雷。傅雷简介和作品是他一生经历的最好总结。傅雷幼时因为批判宗教被开除过,后来参加五卅运动。自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傅雷的为人坦荡,刚正不阿自幼时就开始突现。因为参加五卅运动,被迫回家,在上海学习一年随后留学法国巴黎大学,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名家的著作。傅雷留学法国学习艺术理论,开始受到罗曼罗兰的影响,开始喜欢艺术,喜欢音乐,热爱他所热爱的生活。傅雷因为自身的刚正同样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灾难性的打击。1958年,在上海的反右补课中,傅雷被扣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当时恰逢周恩来到上海出差,由于上海中共领导给傅雷划分为可右可不右的范围,本该写完检讨就可以完事的傅雷还是被定性为右派。1966年傅雷遭到红卫兵炒家批判,并以各种欺凌人格的方式进行批判。同年9月3日,傅雷夫妇双双服毒自杀。1979年4月,文革错误纠正后傅雷平冤昭雪。傅雷简介里的一生是风雨飘摇的,因为他的刚正,也是因为他的正直,风雨中的傅雷一样的刚毅。有些人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文骨铮铮,始终坚持着对这个世界的美好期待,这就是傅雷,到最后也不会屈服。

  傅雷父亲傅鹏

  是冬,傅雷受聘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教美术史及法文,《二十讲》就是当年傅雷的授课讲义,一九三四年六月编撰完毕并未发表。遗留下来的是一册厚厚的,以“十行笺”订成的本子,全部以清逸灵秀的毛笔字书成。而我竟能以人民币二元一角购得三联书店的八四年版本,简直不可思议;虽说责任编辑吴甲丰在“编校后记”中解释“限于条件,只好暂时将就”云云,我已经感到万幸万幸如获至宝,百感交集,有点儿想哭。

傅雷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太了解的。或许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翻译家,他写过一本傅雷家书,仅此而已。但是对于傅雷是一个怎样的人,大家的印象会很模糊。但是傅雷这个人的精神却是很有影响力的,被称为傅雷精神。傅雷的一生,是与众不同的一生,他所经历的一切,都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傅雷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的主要成就又是什么呢?傅雷在国内的翻译领域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傅雷是一个很有自己原则的人,他不会为了任何人跟任何事而折腰。因为傅雷是一个对于自己跟艺术都是十分热爱的人,所以他说过无论是学习艺术还是什么,都应该先学会做人。因为他是个有自己立场的人,虽然最后他的结局是凄凉的,可是还是由于傅雷家书被大家给记住了。傅雷精神的出现,对于傅雷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话题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因为傅雷精神就是傅雷整个人生的写照跟反映啊!他的那种嫉恶如仇,他的那种刚正不阿,不是哪一个文人都能做到他那个程度的。所以说,傅雷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文人,更加是一个伟大的道德高尚的人。虽然傅雷已经离我的距离很远很远了,但是傅雷精神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傅雷,你的正直,你的原则,你的刚烈,你的高尚,将永远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傅雷母亲李欲振

www.4473.com 1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的住房前

  1928年6月傅雷在法国西部波其安

  1929年夏傅雷游历瑞士,住在法瑞交界的避暑圣地达蔼维扬。照片上的房屋叫“蜂屋”,屋临瑞士莱芒湖,背负阿尔卑斯山。“蜂屋”右面楼上有阳台的即傅雷的卧房。傅雷发表的第一篇译作《圣扬乔而夫的传说》即在此完成。

  傅雷在法国(1930年)

  傅雷在法国(1930年)

  1930年春傅雷与刘海粟夫妇在巴黎阿尔培裴那画室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1年)

  图为1932年1月傅雷与朱梅馥在上海举行婚礼

  傅雷夫妇在杭州,朱梅馥已怀有聪儿。(1933年)

澳门新萄京4473,  傅雷夫妇(1934年春)

  1934年2月傅雷在上海吕班路201弄53号宅邸卧房五斗柜前

  傅聪(1934年9月,半岁)

  傅聪(1935年11月,一岁八个月)

  傅聪(1937年)

  幼年傅敏(1938年)

www.4473.com,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1936年12月傅雷在洛阳

  图为母亲与聪儿(半岁)

  傅雷夫人朱梅馥(1937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傅敏(1939年)

  1940年傅雷与成氏三姐弟合影(后排:左一:成家和,右一:成家榴,前排:左一:成家复)

  傅雷夫人朱梅馥(1940年)

  傅聪在江西庐山(1947年)

  1948年5月下旬傅雷夫妇和黄宾虹夫妇在北京

  1948年夏,傅雷在江西庐山牯岭河南路50号养病 图为养病期间在修改译作《欧也妮·葛朗台》

  傅雷(1953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院内(1953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在上海中山公园(1953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敏(1953年)

  图为父母与聪儿在书房

  傅聪在上海中山公园(1953年)

  傅敏在上海父母宅院内(1953年)

  1954年8月,傅聪在波兰练琴,为参加1955年第五届国际萧邦钢琴比赛作准备。

  图为傅聪获奖后,受到当时的波兰总统贝鲁特接见

  1955年傅雷夫妇陪同来访的波兰文化代表团官员埃娃夫人

  青年傅聪在波兰(1955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上海中山公园(1956年)

  傅雷与傅聪在杭州(1956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与傅聪在杭州(1956年)

  青年傅聪(1956年)

  青年傅聪在上海家里练琴(1956年)

  图为1961年的傅雷

  图为1961年的朱梅馥

  傅雷在江苏路宅邸的书房内(1961年)

  傅雷在江苏路284弄5号宅院内(1961年)

  傅雷在江苏路宅院内(1961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傅雷书房内(1961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1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院内(1961年)

  傅雷与傅敏在寓所小花园内(1961年)

  傅敏在北京女一中宿舍内备课(1963年)

  傅雷与周煦良(1964年)

  傅雷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的阳台上(1964年)

  傅雷(1965年)

  傅雷在杭州(1965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院内(1965年)

  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之阳台上(1965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的阳台上(1965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5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院内(1965年)

  傅雷夫妇在江苏路宅邸书房内(1965年8月)

  1965年傅雷夫人朱梅馥在江苏路宅邸卧房前之阳台上。1966年9月3日凌晨含冤弃世于此。

  1979年4月26日追悼会后,傅聪和傅敏送骨灰盒去骨灰堂

  图为傅聪与傅敏(1981年)

  傅聪与钱钟书和杨降夫妇在钱钟书宅邸(1981年)

  1982年傅聪与中央音乐学院青年交响乐队在排练莫扎特钢琴协奏曲

  1982年1月傅聪结束在京的演出和讲学后,李德伦和吴祖强在机场送行。(1982年)

  傅聪在上海音乐学院讲学

  1999年12月18日,三联书店在韬奋中心举办“艺术与爱的教育--《傅雷家书》座谈会”,傅聪和傅敏出席了座谈会。

  图为傅敏在讲学(2000年)

  图为傅聪在昆明演出(2001年)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傅雷家书: 傅雷一家各时期照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